我是一个正常人

【哼哼】【蝙超】【恺楚】

圣诞夜与圣诞礼物

      作者碎碎念:白嫖了这么久终于自割腿肉,正联虽然拍的烂但大家都很甜,所以想讲一个关于爱和温暖的故事,文笔渣,勿怪。

      Summary:大家都很爱超人,只是蝙蝠侠布鲁斯可能爱的更多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这是正义联盟组建后的第一个圣诞节。

      尽管阿尔弗雷德已经尽心尽力地将宽敞的韦恩庄园收拾得干干净净,正联众人还是选择了堪萨斯小镇拥挤温暖的农屋。失去星球日报工作的正联主席主动请缨,他有足够的时间与精力为大家准备丰盛的圣诞晚餐,更何况他还有玛莎,一个热心肠的大厨母亲。

 

      当克拉克把冒着热气的奶香土豆泥摆上桌的时候,农场小屋迎来了圣诞之夜的第一位客人——提着巨大亚麻袋子的七海之王。

      亚瑟把礼物袋子放在圣诞树下,脱下皮棉袄,大笑着给了克拉克一个结实的拥抱。然后他转身从袋子里拿出了几瓶威士忌,咧着嘴磕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  克拉克扶了扶额头,觉得他已经可以预见到今晚的惨状了。

      接下来,烤肉吱吱流油的时候,戴安娜,巴里,维克多一行已经冒着风雪,敲开了温暖小屋的门。戴安娜手里拎着几个精致的纸袋,巴里,维克多则各抱着一个箱子。他们放下礼物,交换拥抱,然后加入了充满着芝士与肉豆蔻香气的圣诞夜。

      戴安娜进了厨房,束起头发挽起袖子,向男孩们挑了挑眉,说要展示天堂岛的独家美食。

      维克多在进门的一秒之内已经连上了音响,向大家宣布他要开始播放圣诞颂歌。

      巴里自告奋勇地拿起彩带和晶纸花,飞快地装饰起墙面,顶灯和壁炉。这些事情他一会儿就做完了,闲不下来的巴里还用神速力做了点小弊,趁所有人不注意在他们头上扣了个鲜红的圣诞帽,当然,除了我们尊敬的正联主席,神速力对他可没有用。所以巴里直接眨着星星眼去求他,而克拉克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  于是当布鲁斯提早结束夜巡,和阿尔弗雷德带着小甜饼和圣诞礼物姗姗来迟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——巴里和维克多坐在噼啪作响的的壁炉边大叫着玩手柄游戏,穿着围裙的戴安娜和玛莎挤在有些狭窄的厨房里讨论小茴香的味道,克拉克摆弄着桌上堆叠的碗盘,努力塞下手里的奶油罗勒煎面,亚瑟已经一瓶威士忌下肚,被屋子里的暖气熏的涨红了脸,倚在桌边,时不时给克拉克添乱。还有每个人头上那顶无比醒目的圣诞帽。

      “嗨,布鲁斯!”

      终于摆好盘的克拉克看到门口的客人,微笑的迎了上来。如果不是他手里还拿着两个圣诞帽,布鲁斯也许很愿意现在就给他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  克拉克把一个圣诞帽给了阿尔弗雷德,老人从善如流的戴上了。

      好,现在布鲁斯是最后一个了。

      “克拉克,你知道,我从不……”

      布鲁斯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  “布鲁斯,今天是个例外。大家都戴上了,他们把说服你这个任务交给了我,就当是帮帮我吧。”

      克拉克捧着最后一个帽子,十分可怜地朝布鲁斯眨了一下他像星云一样深邃湛蓝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天呐,布鲁斯觉得克拉克肯定是跟着巴里学坏了,他怎么学会了用这种该死的狗狗眼装乖。不过布鲁斯才不会被轻易打动,甜心总裁布鲁斯阅人无数,而暗黑恐怖的蝙蝠侠绝对不会退让自己的原则,他们铁石心肠,不会被这种低级的骗术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  “好吧。只是这一次…”

      可是谁又能在圣诞夜拒绝这样的一双眼睛呢,布鲁斯觉得自己已经有点被熏晕了,有些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  克拉克眼中的火花倏地亮了起来。布鲁斯轻叹了口气,准备接过那顶愚蠢的帽子,但一双绵软的小手已经伸到了他的头顶,克拉克仰着头帮布鲁斯戴上帽子,手指抚过布鲁斯的根根头发,细细把它们整理好,然后把灰白的鬓角藏进了鲜红雪白的帽沿里。他们靠的有些过于近了,克拉克纤长的睫毛都快要刷到布鲁斯还带着胡茬的粗糙颌角。

      “布鲁斯,圣诞快乐!”

      克拉克给了布鲁斯今晚的第一个拥抱

 

      所有人在钟声敲响时落座,杯盘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,跳跃的烛火,烤鸡表面泛起蜜一般的光泽,还有每一个人和圣诞帽一样有些酡红的脸,他们此刻就像一个普通的家庭,而不是前几天才赶走了外星人入侵,阻止了地球毁灭的超级英雄们。

      也许是堪萨斯的小镇太过迷人,也许是一切的一切都太过质朴而温馨,今晚没有人提起超能力,和那些令人头疼的超级反派。戴安娜一边切着罗勒蘑菇煎牛肉一边吐槽,博物馆又进了十件新藏品,里面有三件她一眼就看出是假的,十分拙劣的伪造技术。而巴里挥舞着刀叉,眉飞色舞讲起了中心城新开的披萨店,芝士味是人间极品,他一顿可以吃20个。连布鲁斯都稍稍提及了他的不称职总裁生活,像蠢货一样收购一个毫无价值的012神棍实验室,按部就班地又搂着一个新名模出现镜头面前然后摆出商业假笑。而克拉克只是微笑的看着他们,偶尔换一只手撑着脸,出奇的沉默。

      “所以,克拉克,泥最近在干森么?”巴里大口咽下嘴里的酥皮蛋挞,有些口齿不清。

      “没什么重要的事,就是在农场帮帮玛莎,收收玉米什么的,你们懂得。”克拉克耸耸肩,只能给出一个无奈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克拉克肯特和超人不一样。超人是强大的,他的归来似乎是理所应当的。但克拉克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记者,他死了,就不应该再回来。复活后,克拉克除了在瞭望塔里值班,在全世界各地救人,就是待在堪萨斯的农场里,他普通人的生活单调的过分了,但你总不能一个对农夫期待太多。他有时也会买一份星球日报,可大多数拿回来只是翻翻,克拉克不愿多看,他的专栏已经换了一个人来写,告别沉重犀利,成了文风活泼的美食搜集。

      “我很抱歉,克拉克。”

      戴安娜停下刀叉,轻轻拍了拍克拉克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“全职超人也挺好的,至少我还有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克拉克不愿意让自己的低落影响到其他人,别说还是在今夜,圣诞节。他露出了一个真诚的微笑,举杯敬所有人,

      “感谢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点微小的低落晕染在圣诞夜的欢乐里,马上就不见了。他们还是频频举杯,威士忌喝完换上了布鲁斯带的昂贵葡萄酒,然后是玛莎自己酿的果酒。直到巴里挣扎着喊出最后一句“敬正义联盟”,趴在桌子上彻底不省人事,这场狂欢才算告一段落。亚瑟晕晕乎乎的坐在沙发上面对着壁炉发呆,维克多已经躺在桌子底下进入了死机重启死机的循环,戴安娜搀着被吓坏的玛莎上了楼。克拉克说想出去吹吹风,让布鲁斯和阿尔弗雷德先去休息。

 

      门外,风雪已经停了,克拉克踩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。雪后初晴的夜晚冒出了一两颗星星。克拉克深吸了一口气,侵入肺腑的凉气让他清醒了不少。他十分熟稔的往后屋的谷仓走去,想看看暴风雪有没有压塌这座年迈的可怜建筑。

      直到他看到已经快像一张饼一样平铺在雪地里的谷仓时,克拉克认命的扶了扶额头。克拉克蹲下,尝试用手扒了扒被雪埋住的屋梁,粗糙刺骨的冷意钻入脑袋,彻底把他从狂欢的一团浆糊里扯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看来只能等到明天了,克拉克叹了口气,站了起来,目光远远的落在不知何处,好像在思考什么,又好像在发呆。不是他爱多愁善感,只是今晚大家都脱去了神性,浸入了普通人世间的生活。这让克拉克也有些恍惚,想起了另一个名义上已经永远死去的人,他的另一面。不是说在农场陪着玛莎不好,他也在慢慢地重新学会做一个称职的农夫。只是克拉克有些怀念那个狭小的办公桌,佩里的怒吼,他可以拿着纸笔以另一种方式践行正义,一往无前。

      或许,是过于怀念了。

      “快回去睡吧,外面太冷,我可不想陪你再站下去了,小镇男孩”

      背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。过于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克拉克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布鲁斯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“我以为你去睡了,布鲁斯。你说你明天终于要和董事们开会了”

      克拉克转过身,朝缩在衣服里的大总裁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  “谁知道你会来这里伤春悲秋呢?”

      布鲁斯双手插在兜里,深一脚浅一脚地朝克拉克走来。

      “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在这种时候被撞破着实有些难为情,但面对一脸认真的布鲁斯,或者说面对一如既往有威慑力的蝙蝠侠,克拉克还是没法说出假话,

      “好吧,确实有一点,我还在慢慢去适应”

      他抬头看了眼星空,目光滑过底下一望无际的雪地,避开了布鲁斯看向他的眼睛

      “承认自己不需要记者克拉克肯特有点难,我需要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“看来你没拆你的圣诞礼物?”

      布鲁斯抱起手臂,一脸玩味的看着克拉克。

      “大家都还没拆。难道我应该趁他们醉倒的时候偷偷打开我的圣诞礼物吗?别开玩笑了,布鲁斯。”

      克拉克撇撇嘴,差点就想朝他做个鬼脸。

      “我允许你这样做。”

      布鲁斯难得的没有回应克拉克的挑衅,只是笑着从怀里抽出一份经典圣诞配色的迷你文件夹。

      在布鲁斯眼神的鼓动下,克拉克翻开了文件夹,然后是一脸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  “星球日报返聘书,拉奥啊,可是克拉克肯特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  “别急着说话,接着往下翻,小镇男孩”

      布鲁斯看着克拉克的反应,笑意更盛。

      “医疗报告…?”

      ——在大战中濒临死亡的克拉克成为了韦恩012实验室修复人体技术的实验者,并且是唯一一个成功案例。

      “我记得你说那是一个神棍实验室……”

      克拉克讶异的脸上藏不住笑。

      “复活人本来就是只有神棍做才能令人相信的事情,别想这么多了,son,如果你想回星球日报,那就赶紧回去,去继续写你的专栏吧。”

      布鲁斯搂过克拉克的肩,带着克拉克往回走。

      “你不知道,我的专栏已经变成美食栏目了,我或许得找佩里申请个新地儿”克拉克看不到自己的脸,他不知道自己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。

      “别说了”布鲁斯打了个哈欠,“放过阿尔弗雷德吧,他已经和我说过很多次,虽然韦恩庄园的食谱登十年也登不完,但老年人已经不再适合写那样过于活泼的文字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布鲁斯?”现在克拉克的脸又有些红了,他感到布鲁斯的手滑到腰上,慢慢收紧。

      “别再胡思乱想,这个世界需要超人,也需要克拉克。”

      “而布鲁斯韦恩,也恰巧有点想念那个咄咄逼人的小记者了”

      克拉克深深的看了一眼布鲁斯,然后低下头笑了。

 

      远处,清晨的第一缕曙光划破黑暗,照在皑皑白雪之上,雪粒像破碎的水晶迎着朝阳闪闪发亮,农场小屋伫立在雪地里像一个孤独的守望者。

      或许明天他就要离开这里,依依不舍的告别玛莎了。

      或许他还可以请布鲁斯吃一顿饭作为回礼?

      不,或许要再加一次约会才够了。

      克拉克看了一眼在雪地里睡眼朦胧,蹒跚行走的布鲁斯,悄悄想。


评论(9)

热度(150)